'

学生时代曾同时进行多项运动,独家专访诺维斯基的最后一

20多年来,诺维斯基第一次不需要再为NBA新赛季做准备了。

记者Alex Schluter在柏林的“耐克篮球文化节”上和这位现年41岁的原篮球运动员聊了聊他退役后的新生活。

记者:你现在仍保持着很棒的体型,这让我很吃惊。

诺维斯基:当你有2.1米以上时,你的身材走样就不容易看出来,但实际上我的体重飙升地非常快。我三个月啥也没做,也没太在意饮食。不用想着篮球和训练,只用放松自己的感觉很棒。这个夏天我都和家人待在一起,所以我还没怎么想念篮球,但我相信那一刻终将到来。

记者:训练营已经开始了,20多年后你第一次不用参加,现在你的身体有因为没有训练而感到奇怪吗?

诺维斯基:我原本是不能停止训练的,当你超过30岁后,你必须在夏天保持体型,要不然你就会落后别人很多,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赶上。所以过去我放假时总会训练,当然今年我没有。而且我的脚也不太好,必须要停下来了,我一直带着疼痛感打球,必须吃药、打针来缓解,这一切再也不像刚刚进入联盟时那么有趣了。

记者:我们都观看了你的退役仪式,都感受到了你的情感流露,在那之后的几周,你感觉如何?

诺维斯基:当时有一些庆祝,老朋友和家人给出了精彩的演讲,但当大家离场后,一切都安静下来。我尝试保持积极性,开车送孩子上学,参加一些活动,为我的基金会做些事情,然后我们去海滩度假两周,我可不想躺在床上看一个星期的电视,我想保持积极性,不要胡思乱想。

记者:我们知道你并不想要科比、韦德式的退役巡演,但你还是得到了,你有对此感到不舒服吗?

诺维斯基:没有,退役巡演很棒,特别是在我没有提前表态要退役的时候。我很享受在其他场馆接受球迷的起立欢呼,这很棒。纽约、波士顿或是在夏洛特的全明星赛,这些瞬间我都不会忘记,特别是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。独行侠在最后,让我的五个偶像送我退役,也是十分疯狂的。

记者:但你心里已经知道这会是你最后一个赛季了,是吗?

诺维斯基:是的,自从2017-18赛季我做了脚部手术后,我希望这能帮助我恢复移动速度,重新找回比赛乐趣,但最终没能成功。随后我的脚部又得了肌腱炎,这让一切又回到了原点。我已经落后别人太多,没办法再打出高水准的比赛,我的脚一直在向我抱怨,自从那时起我就想到,这大概就是最后一个赛季了。

我本想在赛季结束后再宣布是否退役的,我最终在最后一场主场比赛前宣布了退役的决定。这个决定是我和家人共同商量的结果,一切进行得很顺利,退役前的一周在我看来不能更好了。

记者:你刚才提到的送你退役的偶像:巴克利、施拉姆夫、皮蓬、坎普和伯德。你自己也是很多年轻人的偶像,你是怎么看待自己的这一角色的?

诺维斯基:人们能够尊重和珍惜你达到的成就是你的荣幸,孩子们很高兴见到我让我感觉很棒,我希望自己能够激励到他们。当我年轻的时候,看到国家队的队员时,我的眼睛都在放光,我十分激动。二十年后,我扮演着他们的角色,那很棒,我希望向下一代传递一些东西。

记者:你总是说自己有些悲观,但实际上你是一个很有决心的人,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进入NBA这个梦想有实现的可能的?

诺维斯基:当我在1415岁真正开始打篮球时,我就开始这么想了。从那时开始,我就想尽办法去看一切有关的视频,最终我竟然能够熟识整个联盟的所有人,但我不知道这最终会将我带往何处。

我当时在巴伐利亚打球,一些教练告诉我,我可以在德甲联赛打球,甚至有可能可以在欧洲联赛立足,但没人知道我会在NBA21年,我必须克服一些艰难的时刻,你必须对自己保持信念,那是肯定的。

记者:相信对你的学校生涯而言也是一样,你差点辍学了,是吧?

诺维斯基:是的,有些年很艰难。当你十几岁的时候,生活中的一切都比学校酷,尤其是运动。一年里我打篮球、网球和手球。放学后我就去打网球,晚上有练习手球。没有太多关注学校。我父母让我放弃一项运动,这就是我停止玩手球的原因。

之后情况有所好转,但对我来说一直是一场斗争。我想高一后辍学,也许去美国读一年高中。但后来霍尔-格什温德纳(诺维基的导师)说没有机会,我必须在这里完成学业。

记者:你父母是否允许你去实习?

诺维斯基:不,从来没有。他们只是认为我的学习很重要。在高二看到我的成绩后,他们吓了一跳,把我得更了。我还得接受私人辅导。有一次我和国家青年队一起出行,我不得不带一个家教。在练习间隙,我不得不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接受辅导。

记者:你是学校里那种安静的人还是很活跃

诺维斯基:我总是和朋友们玩得很开心。有时,我会因为讲得太多或扰乱课堂而遇到麻烦,但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我很受欢迎,因为我一直是唯一一个吃泡泡糖的人那是被禁止的,也让我惹了好几次麻烦。但如果你不考虑这些,我想我是个好学生。

记者:如果没有格什温纳,你会辍学吗?从今天的角度看,你对此有何看法?

诺维斯基:现在看,我必须感谢霍尔格的到来。他总是在圣诞节、生日给我买书,帮助我在球场外发展。除了篮球之外,开发一些东西是很重要的。如果运气不好,你可能会膝盖受伤,毁了你的梦想。所以他说我必须完成学业。

记者:你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运动上吗?

诺维斯基:我再也不想要别的东西了——体育是我的生活。我父母都是运动员。我基本上是在健身房长大的,只要我能走路,我就在追着球跑

记者:这是否激发了不断改进的意愿?

诺维基:我不这么认为。主要的原因是我们住在一所大房子里,我一直是那里最年轻的。我姐姐比我大四岁,还有两个比我大的表亲住在那里。所以我常常因为太小不能和他们一起玩。他们总是说坐在一边你还没准备好。这激发了我的竞争力。我必须使自己坚强起来。

记者:在你以前的学校外面,有一个涂鸦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:所有的梦想都是疯狂的,直到你开始把它们变成现实。这句话对你意味着什么?

诺维茨基:当我开始打篮球的时候,我立刻成了一个超级球迷。我晚上起床,看了每一场全明星赛和决赛,那时乔丹正在比赛。梦想有一天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是难以置信的遥远。连进NBA都觉得很疯狂。我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。现在我认为孩子们有一个梦想并努力实现这个梦想是很重要的。

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入NBA,这就是为什么你也需要发展一些别的东西。但有梦想是积极的。不管结果如何。我当然有点运气。我在正确的时间遇到了正确的人。如果霍尔格没有进入我的生活,也许我会专注于网球或手球,也许我不会在篮球上那么努力。没人知道。我很高兴事情进展顺利。

记者:你还记得在NBA的那些时刻,你遇到了偶像,并为你能走得很远而自豪吗?

诺维斯基:是的,第一场比赛是在西雅图对阵施拉姆夫,我是他的超级粉丝。赛后,他马上给了我他的电话号码。但最大的惊喜是第四场比赛,他们有斯科蒂-皮蓬和查尔斯-巴克利,他们我最崇拜的两个偶像。哈基姆-奥拉朱旺也在那里。

一年前,我在德国第二赛区为伍尔茨堡效力,现在我和世界上最好的球员在一起。我不确定我是否属于那里,如果我能做到的话。

记者:你提到过施拉姆夫给你他的电话号码。从那以后,你已经为很多年轻球员做到了,尤其是丹尼斯-施罗德。

诺维斯基施拉姆夫对我很好,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我想继续这个传统。我太自我了,无法真正接触到他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几乎没有说话。但这并不是因为我太自信了以至于说我不需要他的帮助——我只是不想因为我的小问题而打扰他。回首往事,我本应该更主动一些的

但这也让我为那些追随我的球员提供了同样的机会。今天,每个年轻的德国球员都有我的号码。每当有什么事发生,我总是尽力帮忙。

记者:你在施罗德进联盟之前就认识他,对吧?

诺维基:是的,那一年他在选秀前访问了达拉斯,当时我也在。那时我还没看他比赛,但是我依然在那里帮助他训练,然后和他交谈。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,此后一直保持联系,谈论NBA、国家队等。

原文:ALEX SCHLUTER 编译:Andy

人物专访

责任编辑:360秘饭直播吧

文章来源:体育新闻,本文唯一链接:https://www.cainaz.com/gzbs/3866.html

关键字: 诺维斯基mvp   德克诺维斯基   诺维斯基年轻